看得见的收藏——宁波钱币


据史料记载,鼎盛时期,宁波江厦街一带有160多家钱庄,而且这些钱庄还向北京、上海等地拓展。如今这种盛景虽然不复存在,但作为一种文化遗产,宁波历史上的钱庄业在今天仍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值得我们去保护、开发与利用。宁波的钱庄文化遗产留存至今本来就十分有限,如再不加以发掘与保护,过不了多久,也许就会荡然无存。

看得见的收藏——<a href='https://baike.zhengdingzx.com/tag/ningbo.html' target='_blank'>宁波</a><a href='https://baike.zhengdingzx.com/tag/qianbi.html' target='_blank'>钱币</a>

看得见的收藏——宁波钱币

宁波有句老话:“走遍天下,不如宁波江厦”。这指的是宁波江厦街一带在历史上钱庄林立,金融业繁荣发达。据史料记载,鼎盛时期,宁波江厦街一带有160多家钱庄,而且这些钱庄还向北京、上海等地拓展。

当时宁波是东南一带惟一的金融中心,钱庄多过米店,繁荣程度不亚于后来的上海外滩,始建于1926年的钱业会馆是宁波钱庄业发展史的一个缩影。如今这种盛景虽然不复存在,但作为一种文化遗产,宁波历史上的钱庄业在今天仍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值得我们去保护、开发与利用。

宁波钱庄业倡导的“重然诺”精神尤其值得我们去弘扬,宁波钱业会馆碑记的第一句话,即为“大信不约”。宁波钱庄从山西票号、外国银行拆借来的资金主要用于放款,只要钱庄认为借款商号信用良好,放款时不论款项多大,都不需要任何抵押品或担保,而仅凭信用行事。作为“百业之首”,它更注意信用,维护本行庄的良好形象,故有“信用码头”之称谓。

宁波的钱庄和山西的票庄在中国近代金融发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山西的票庄至今保存较好,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的山西平遥古城里就保留了许多钱庄和票庄。

而宁波钱庄却风光不再,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宁波的钱庄文化遗产留存至今本来就十分有限,如再不加以发掘与保护,过不了多久,也许就会荡然无存。笔者曾发现某金融机构差一点把民国时期宁波某钱庄遗留下来的账册当成废纸卖给破烂王,幸好被及时阻止,才没有成为遗憾。

在旧城改造工程中也有一些与钱庄相关的遗存被清理掉了,这是一个应引以为戒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