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癌实例 如何挽救直男癌晚期


直男癌一词来源于网络,在网络如此发达的社会,网络上对于直男癌的评价是损大于赞的。后来分手以后“直男癌”横空出世,再回想起他来,狠狠地被我贴上了“直男癌”晚期重度患者的称呼。嗯,既然又在一起了,我为了自己的幸福,必须要拯救“癌症患者”张高冷于水深火热之中。以前我告诉张高冷说自己连续发烧37°3了,他总是会千篇一律的说一句“这是低烧,得多喝水宝贝儿”。

直男癌一词来源于网络,在网络如此发达的社会,网络上对于直男癌的评价是损大于赞的。当你面前有一个直男癌的时候,相信你会二话不说转头就走人的。那么到底该如何拯救所谓的直男癌呢?就像那句“听过很多大道理,依旧过不好这一生”一样,我们看了太多批斗“直男癌”的文章,却依旧不会拯救自己的“癌症”男朋友。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

01和张高冷先生再次和好是我做了很久的心里斗争才决定的。早几年的时候只有“大男子主义”这个词,那个时候高冷就基本上条条中标。后来分手以后“直男癌”横空出世,再回想起他来,狠狠地被我贴上了“直男癌”晚期重度患者的称呼。嗯,既然又在一起了,我为了自己的幸福,必须要拯救“癌症患者”张高冷于水深火热之中。

然而,天下直男一根筋,他们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招女朋友嫌弃。

经常会因为去哪里吃饭,去哪里旅游有分歧。之后我说,听你的好了,张高冷会不咸不淡的说,算了,你开心就好。可是先生,说一句“那好吧亲爱的,咱们下次去你喜欢的你家餐厅”不会怎么样吧。

以前我告诉张高冷说自己连续发烧37°3了,他总是会千篇一律的说一句“这是低烧,得多喝水宝贝儿”。喝水虽好,可是你催着我去趟医院看看大夫不是更靠谱吗?

前一段时间“三八节”搞活动,我入了一只姨妈色口红。兴奋的涂给张高冷看,他居然跟我说,我的天哪我的天哪,你这是个什么审美,怎么像屎一样啊!姓张的,能怪我气的咬你吗?

突然微信发过来一个类似心形的石头,我问这是要表白么。张高冷说,并不是,在地上捡的,只是给你看看。当时心里就一千只羊驼,你咋就这么蠢萌蠢萌的呢。

如此种种,一一列举咱就跑题了。总之我想表达的意思是:直男癌没那么可怕,他们不会从地球上消失,咱们得好好拯救他们。

02对爱情呀,咱们不能“以牙还牙”。

举个例子,我跟张高冷在一起的时候对我动他手机这件事情特别敏感。倒不是心里有鬼,大概是我不在他身边的几年里他遇见了某个特别疑心的女孩子把他折腾怕了。有一天晚上,我忍不住了,我问他为什么不让我看手机。他跟我说,就是讨厌女生拿自己的手机。我反问,你妈动你手机你也紧张是吗,所以你手机里到底藏了多少secret 他说,是啊,好多。

嗯,直男的特性,永远都不会设身处地的理解你为什么在意这些“小事情”,反而觉得你矫情。这个时候,如果你再跟他斗嘴,恶狠狠的说“好,不碰你手机也罢。无所谓。你的态度决定了我对你的态度。”那你们就等着吵架或者冷战吧。

咱们得冷静,咱们得“讲道理”,让他心甘情愿的臣服。我压住心头的怒火,对张高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我碰你手机并不是要触犯你隐私,找个游戏玩行不行,看看你平时看哪个小黄片行不行。你放心吧,你有没有出轨这么多年了我根本就用不着翻手机,靠感觉就足够了呢。所以我信任你,也请你相信我。

后来,张高冷跟我说,我错了。以后我尽量改。

直男们就是这样,总是以他们固有的思维方式对待感情问题,作为女朋友,我们最好不要“以硬碰硬”,用温柔的方式改变他。

03有些事情他是真的不知道。

总有小伙伴来我这里投诉自己的男票:我问他喜欢我穿什么风格的裙子,朋克,软妹还是OL风?他居然跟我说,那都是些什么啊……要不就是跟他说二更食堂,咪蒙推的哪篇文章真好,他反问,咪蒙是谁?

小宝贝们,他们不是故意那么回复的。有些事情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咱得告诉他们。

前几天我跟张高冷去旅行,不巧来了大姨妈。作为一个直男,张高冷当然想和我XXOO。我说不可以的,对身体不好。他说,应该没事情的吧。那你上一任的女孩子会在姨妈期和你一起做爱吗?高冷说,对啊,她都会不在意,我还以为没关系啊。

听到这里,我理解了张高冷为什么不觉得姨妈期不可以做爱。我淡定的打开百度给他看女孩子生理期做爱可能带来的各种妇科疾病。我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张高冷微妙的情绪变化,然后他搂着我,眼神里更多了几分对我的心疼和怜爱。

所以大多数时候“直男癌”们总是触碰一些女生们的禁忌,并不是他们故意的,而是他们真的不知道。拯救他们,就要耐心的解释给他们,告诉他们各种衣服的风格是什么,告诉他们你喜欢的作者是谁。沟通是拯救直男癌的最佳途径。

04请别把他当做“直男癌”。

觉得不可思议是不,我说的可是真的。很多时候连我们自己都接受了身高168+的女生要找个178+的男人才合适,女孩子学文科比学理科占优势,程序员这种行业女人做不来的这些理论,又凭什么去要求男朋友呢?

“直男癌”们很多时候真的不是对你不走心,而是被传统“男尊女卑”的思想植入太深了。他们理所应当的认为穿着性感的都不是好女孩,婚前破处的都应该下地狱。其实这根本就不是“直男”与“不直男”的问题,很不客气的说,这是三观问题,需要纠正。

坦白讲,我们的态度决定了身边“直男癌”的存在与否。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如何拯救身边的直男癌们”的状态,一时间像是炸了锅。

“为啥要拯救?”

“给他找个绿茶婊。”

“重新投胎。”

评论里不乏男士,甚至我闺蜜的男朋友,一个我们都认为特别“直男癌”的人,自己评论“都是给惯的”。

我们总是说身边“直男癌”多,可怕的是他们并不把自己理解成你描述中的那个“直男癌”的样子。

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首先要告诉自己,他并没有很重的执念,不过是长期的头脑定式而已。“直男癌”如果真是一种病,那么真得需要我们走心的教他们改过来,而不是一味地批判与不理解。

别说永远都不会爱上“直男癌”,或许他还有救呢。如果你的男友也是个“直男癌”,请让他积极的配合治疗。

别担心,还有救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