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耀湘率远征军缅北三战三捷 史迪威心服口服


英、印、缅、国民党军队由美国中将史迪威统一指挥,称为联军,共投入11 个师,总兵力不足7 万,兵力、装备相差悬殊。联军被迫转移,担任掩护大部队转移的重任落到了廖耀湘的新22师身上。然此时廖耀湘部已成孤军,且原定退路已被截断,处境非常危险。日军视此为天然屏障,断言廖耀湘部会全军覆没于“野人山”。特别是索卡道战役中,廖耀湘以迂回与突破战术,出奇制胜,仅以四个步兵团的兵力,全歼日军号称“常胜军“和

廖耀湘, 字建楚, 湖南邵阳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后入法国陆军大学学习。在其军旅生涯中,主要任职于蒋介石嫡系部队。抗日战争中曾任新22师副师长,师长及新六军军长等职。1948年辽沈战役中战败被俘,1961年被特赦,1968年病逝,终年62岁。廖耀湘在对日作战中善打硬仗,屡建战功。表现出来的民族气节可圈可点,堪称一代抗日名将。

1942 年3 月,廖耀湘的新22师作为主力远征缅甸。当时在印缅战场日军投入了板田祥二郎的第15军团全部兵力,共计10 万余众。英、印、缅、国民党军队由美国中将史迪威统一指挥,称为联军,共投入11 个师,总兵力不足7 万,兵力、装备相差悬殊。入缅之初,新22师在斯瓦战役中重创日军第五十五师团,解200 师及英军之围。后来,联军组织的同古、平满纳会战均告失利。联军被迫转移,担任掩护大部队转移的重任落到了廖耀湘的新22师身上。廖耀湘采取梯次阵地,逐次抵抗,诱敌深入,分割歼敌的战术,以一师之力顽强地拖住了日军整整21天,胜利完成掩护任务。然此时廖耀湘部已成孤军,且原定退路已被截断,处境非常危险。

廖耀湘临危不乱,果断地指挥部队改道“野人山”。所谓“野人山”,为缅甸南部的一片原始森林。其时正值雨季,大雨滂沱,道路被毁,瘴气、毒虫盛行,一支九千余人的作战部队由此穿过其困难艰险可想而知。日军视此为天然屏障,断言廖耀湘部会全军覆没于“野人山”。

经三个多月艰苦跋涉,新22师终于走出了“野人山”,抵达印度东部边境的列多。该师由进山时的九千余人骤减至三千余人。新22师走出野人山之后受到美国的训练和整编,全部换装了美式装备,一跃成为中国军队中装备最好的部队。整训完毕后,新22师即投入缅北反攻战役。

因缅北战场多在森林、河谷,为使部队掌握特殊环境下的战略战术,廖耀湘经反复调查研究,手编《森林作战法》、《小部队战术》、《城镇村落战斗》三部军事书籍,此为国民党军的三部经典军事教材。缅北反攻战中,廖耀湘新22师为联军主力,共参战上百次,歼敌12000 余人,而且专打恶仗。

新22师独立作战的百贼河、索卡道、卡马英战役三战皆胜,所向披靡。在百贼河战役中,廖耀湘经实地仔细审察,临机改变原定作战计划,取得大胜,歼敌700 余人,敌大队长冈田中佐被击毙,而新22师只伤亡60 人。史迪威疑为谎报战功,竟亲自到战场清点敌尸,经核实无误后,由衷地竖起大拇指称赞:“中国军队,顶好,顶好。”

特别是索卡道战役中,廖耀湘以迂回与突破战术,出奇制胜,仅以四个步兵团的兵力,全歼日军号称“常胜军“和“森林战之王’’的第18师团,师团长田中新一中将侥幸泅渡印度河逃脱。此战被国民党视为经典的森林战,作为军事教材并载入其军事史册。

在卡马英战役中,新22师打通了中印公路,恢复了国际交通线,取得了具有战略意义的胜利。1944 年8 月,廖耀湘升任新六军军长。为表彰廖耀湘在印缅战场的卓著战功,美、英、国民党政府分别颁发他“自由勋章”、“十字勋章”和“青天白日勋章”。在国民党众多将领中,以少将军衔同时获此三项荣誉的仅廖耀湘一人。